导航菜单

川岛芳子真实容貌曝光,看完后发现被电视剧骗了很多年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二战时期不得不提的一个日本的女特务,她就是川岛芳子,她虽然是一名中国皇室后裔,不过她却是为侵华的日军服务,她在中国潜伏的期间为日本的情报作出了很大的贡献,这样一名女子曾有传言说其很漂亮,不过在当时她所遗留下来的正面照中可以让世人看到她的真面目。


实际上特工及特工组织为了掩护自己,便于进行情报搜集,往往会在各种合法身份和机构的掩护下来“包装”自己,隐藏真实身份。甚至可以不见面,通过网络进行策反。相对于以往策反专业人员,现在的境外间谍组织更有向普通人“渗透”的倾向。作为华夏国的女特工叶凌寒接到任务,为了更好地隐藏自己身份,不得不找一个男子结婚,在万人相亲大会上,不料相中了一个雇佣兵的头头林晨。

“请问,你有房有车吗?”

“我才回国,暂时没有。”

“你有存款?”

“我才回国,暂时没有。”

“你说你是海归?那你在哪家世界五百强的公司工作呢?”

“我才回国,暂时没有工作……”

“你好,我想我们可以结束相亲了。”

“……”

午后两点的太阳很毒,树上吱哇乱叫的知了让人心烦气躁。

林晨抬头望了望这人山人海的相亲公园,撇了撇嘴,拿出手机,拨通了上面唯一的电话。

“喂喂,晴姐,我发现你的方法很不靠谱啊!虽说我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但你却硬要我来参加这什么万人相亲大会,这是一个极其错误的做法!”

“那些女孩一个个现实得不得了,我低调一下,说自己没房没车没钱,她们完全不给我机会啊!”

听筒对面传来了一阵肆无忌惮的大笑。

接着,一个成熟妩媚的声音应道:

“你真笨!姐是怎么交代的?现在的女孩,你不能说他们现实啊。试问你什么都没有,又怎么奢望她们跟你呢?”

“这一次,听姐的!你再去相几个,到时候她们再问起这些问题,你就如实回答!华夏国内的女孩子,喜欢直白的人!”

“如实回答?你确定?”

林晨皱了皱眉。

“当然确定!只要你实话实说,我敢打赌女孩子们绝对会蜂拥而上!当然,你要注意分寸。就这样了,我还有事!”

啪!

电话挂断了。

林晨盯着手机,不禁咒骂道:该死的晴姐,原来是在戏弄我!要是我将家底报出来,恐怕这里所有的女孩子都认为我该去精神病院了!

他本是佣兵之王,个人佣兵榜上排名第一。

在地下世界里,他被人称之为杀神!

不过,长时间的佣兵生涯,实在让人厌倦。

加上那件事的发生,他对那枪林弹雨的生活完全失去了兴趣。

如果不是晴姐一直鼓励和调节,恐怕自己早已大开杀戒。

现在他只想体验一下这花花世界,可现实却给了他一巴掌。

他姥姥的,我想低调一点,怎么就这么难?

正当林晨认为这次相亲之旅,完全就是晴姐安排的一场笑话时,忽然,一个温柔动听的声音从他身后蓦然传来。

“嘿,你好,我叫叶凝寒,能认识一下你吗?”

林晨扭头一看,心跳陡然加速!

细如柳叶的弯眉,水汪汪的大眼,挺翘的鼻梁,一张暗含无限风情的红唇,成熟妩媚的波浪卷发,再加上那凹凸有致的极品身材……这可是95分以上的顶级美女啊!

更为让林晨心动不已的是,这美女上围十分傲人,都快将那薄纱制的短袖给撑破了!

这太符合他的审美观了!

“有空!当然有空!”

“那我们去那边坐坐吧?”

叶凝寒一边轻挪玉步,一边也是暗自打量着林晨。

这小子虽然一身都是廉价的地摊货,但他剑眉星目,棱角分明,颇有一番电视剧里明星的气质,再加上有超过一米八的身高和健硕的身形,形象不错。

为了摆脱指腹为婚的后顾之忧……她不得不出来找个临时老公,这可真难为她!

希望这小子不像之前那些男人一样,只是一个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吧!

两人来到一张木桌前,相对而坐。

简单寒暄几句后,为了表现得和寻常女子一样,叶凝寒直接进入了正题。

“你有没有房呢?”

林晨本想继续低调,但他念头一转,忽然生出了一个主意。

只见他一本正经道:“我在欧洲有八处别墅,在美洲有五处,唯独在华夏国还没有购买住房。”

叶凝寒明显愣了一愣。

好家伙,吹起牛皮来眼都不眨的!

你要是有这种身家,还需要跑到这种万人相亲大会来吗?

叶凝寒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那你有车吗?”

“有啊!都在我别墅里呢,而且平时我不怎么开,因为太惹人注目了。我还有坦克飞机呢,这些一般都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才会用到。”

叶凝寒的脸色已经有些微变了。

不过她身份特殊,经历颇多,基本的定力还是有的,即使这家伙满嘴跑火车,她还是一笑置之。

“噢?想不到你这么厉害啊。那请问你究竟有多少存款呢?听你的口气,你要不是豪门大少,就是有亚裔血统的某国皇室成员了?”

“哎,说起我的存款就很不舒服!我的钱,都被我姐管着呢,她怕我乱花钱,所以存款的具体数字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反正不会低于一亿美金吧。”

一亿?还是美金?你怎么不说你有数百亿后代子孙呢!

叶凝寒心中腹黑道,脸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最后,她耐着性子,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那你回国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呢?以后会做什么工作呢?”

“我以前的工作啊……我常年混迹于世界各地,只要有人愿意出钱,出的钱多,我就会去完成他们的委托任务。要说我这职业的名字……应该叫做雇佣兵吧!我在这一行的名声很响亮的噢,我偷偷告诉你一个人哈,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我很低调的!”

“他们一般称呼我为……杀神!”

“但我厌倦那种生活了,所以以后我会找个正儿八经的工作,能够养家,能够糊口,只要普通,我就心满意足了。”

叶凝寒直勾勾地望着林晨,片刻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嘿,你可真逗呢。好吧,我也实话告诉你,其实呢,我是华夏最神秘、最强大的特工组织的头头,你也要为我保密,我也很低调的!”

哈哈哈!林晨忍不住笑起来。

这美女很对我胃口,我很欣赏你!

今天,不枉此行!

烈日当空,阳光毒辣。

叶凝寒在问出那几个基本的相亲问题后,已是与林晨足足对视了有五分钟。

这五分钟里,两人四目相对,面带微笑,都在心底嘲笑对方之前所说的话。

一个自吹是代号为【杀神】的顶级佣兵,一个则是自称为华夏特工头头,若是被外人知道,肯定会大肆嘲笑两人。

杀神碰上特工?不是小说,就是幻想。

片刻后,僵局被叶凝寒打破。

她抿嘴一笑,心里做了某个决定,说道:

“我不知道你的感情观是怎样的,反正我是很直接的。”

叶凝寒一句话,让林晨心底顿时冒出一股难以抑制的欲火!

直接?

哥就喜欢直接的人!难道这就是国内的首次艳遇吗?虽然这美女主动找上门来,用意不明,但若是能和她有段故事,到也不错!

噢,呸呸呸,我是来找老婆的!不能有这种猥琐的思想!

“我也是个很直接的人。毕竟在国外呆得久了,可能和国人感情观有点差异吧。我觉得吧,人生苦短,就该直来直去!遇到喜欢的人,就该大胆表白,努力追求!”

叶凝寒开心地笑了,像一朵盛开的玫瑰,美丽中仿佛又带着危险的尖刺。

“经过刚才的交流,我对你很有好感,那不如……”

林晨心中窃喜,随口应道:

“那不如,我们就从此刻开始交往吧!”

谁知叶凝寒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看得林晨眉头一皱。

难道我理解错了?

就在林晨准备开口询问一番时,叶凝寒的下一句话,让他目瞪口呆!

“呵,我的意思是,既然我们对彼此都很有感觉,那……我们就闪婚吧!”

闪……闪婚?

林晨脑中一片空白。

这幸福来得太快了吧!

他在桌底下,使劲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疼痛的感觉传入大脑,他这才相信这不是在做梦。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啊,还是一块甜到我心底的馅饼?

“我没听错吧?你要与我闪婚?我们才认识十分钟?”林晨不确定地问道。

“嗯!你没听错。我认为,你和我很有缘分,能在这茫茫人海中相遇,是上天的安排。虽然这话有点俗气,但我一向直来直去,希望你能理解。”

人生苦短,既然有意,为何不及时抓住?”

“我一个小女子都这样大胆表白了,难道你一个大男人还要扭扭捏捏犹豫不决吗?”

叶凝寒眼中现出一抹失望,林晨轻易地捕捉到了对方眼神的变化。

我勒个去!

这美女相当豪放啊!我喜欢!

“说得好!我一个大男人,肯定要果断!好吧,我决定了,我们闪婚!不知我们什么时候去扯证呢?”

“现在!”

叶凝寒斩钉截铁,眼中是一份不可动摇的坚定。

现在?

好吧,叶凝寒,我已经开始喜欢上你了!

两个小时后。

林晨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手中的结婚证。

上面印着他和叶凝寒的名字和寸照,一时之间,他竟是惊喜得有点失神。

这就婚了?的确是婚了!

我没有昏,我是结婚了!

我还以为这美女是闹着玩的,结果没想到她真把我带到民政局,还扯证了?这……美女到底想做什么?莫非我林晨时来运转,桃花运爆棚了?

“老婆!哈哈哈,想不到我林晨回国没几天,就找到了挚爱的老婆,老天诚不欺我啊!”

说完,深受欧美文化影响的林晨,便欲冲上来抱着叶凝寒献上激吻。

但不料自己的老婆却是用了一股巧劲地将他立刻推走。

怎么?

都扯证了,这老婆还不让我亲亲搂搂?

忽然,林晨察觉到了叶凝寒眼中现出一抹难以道明的神情。

“这位先生……”

先生?

我的闪婚老婆不称呼我为“老公”,却称呼我为“先生”?

天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

从大惊到大喜,再到现在,林晨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

他定了定神,眼神忽然犀利起来。

在刚才的万人相亲大会上,这美女是主动搭讪,而且两人认识时间加起来都不超过一个小时。虽说自己身为一代佣兵之王,根本不惧那些小打小闹的阴谋诡计,但这个美女与我闪婚,肯定是另有所图!

果然。

“这位先生,很高兴能与你成为了夫妻。但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我是特工,有任务的,不能被任何人打搅。所以,这几个月只好委屈你带着【已婚男士】的身份了。现在,我们就此分别吧。”

就此分别?

林晨兴奋的心完全镇静了下来。

他不动声色道:“老婆,你的意思是……从今往后,只能你联系我,不能我联系你?你看重的,只是这张结婚证?”

叶凝寒抿嘴一笑,道:“是的。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我俩下次见面,就是离婚之时。”

望着叶凝寒那颇具深意的笑容,林晨点了点头,应道:

“好吧,即是这样,我也不勉强你,你走吧。”

叶凝寒诧异地看着这闪婚而来的老公。

咦?这男人如此平静?如此甚好,我还以为要费点力气,才能摆脱他呢。

不过,叶凝寒毕竟是女人,好奇心是她的天性。

“你……不问问我的联系方式?”

“问了也没用,我知道的,你走吧。不过我要提醒你,我们分别的时间,不会太长。下次再见面时,我们可能就会同居噢。老婆啊,你信不信,缘分这东西有时候是甩都甩不掉的!”林晨神秘一笑。

“呵,你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比我之前遇到过的男人都有趣的多!短时间内,你我若能再次相遇,我说不定真会给你一个相处的机会噢。不过现在嘛……再见!”

说完,叶凝寒转身就走,脚下微微一用力,穿着高跟鞋的她,竟是比运动健将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望着叶凝寒渐渐消失的曼妙背影,林晨摸了摸鼻头,哑然失笑道:

“这婚结得还真奇葩!不过……老婆大人啊,你就以为我找不到你吗?”

林晨嘴角一弯,待到叶凝寒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之中,这才朝着她离去的方向疾奔而去……

在离开民政局后,叶凝寒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绕了好几个圈子,在确认已经将那男人甩掉之后,这才打的来到了天海市南郊的好吃街。

好吃街位于三环路以外,从地理位置上看,已经属于城郊,但这条街上的小吃实在太过美味,从早到晚,这里的人都是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七拐八弯后,叶凝寒来到了一家肥肠店前。

进入小店后,她选择了一个靠窗的座位,然后点了一份小菜和一份招牌火爆肥肠。

此时。

在确认老婆大人似乎要在这里享受美食后,一直跟在叶凝寒身后的林晨微微一笑,快速地潜到了这家小店的后巷。

他左右环顾一番,发现后巷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他纵身一跃,爬到了小店的屋顶。接着他双腿勾住房梁,将身子朝后一扬,倒挂在了一扇窗户之上。

借着窗口,他将小店内的一切尽收眼底。

林晨刚刚摆好这个架势,一个可疑的现象便出现了:

这小店的服务员看似漫不经心地从叶凝寒的身边经过,裤兜里却忽然掉出了一张被揉得皱巴巴的纸团。

叶凝寒捋了捋自己的波浪长发,不动声色地挪了挪自己的位置,正好挪到了那张纸团的旁边。

随后,叶凝寒做出一副不经意的模样,身子往旁边一倒,就想顺势将那纸团捡起……

嗯,老婆和这服务员认识?

他们交流的方法,还用纸团这么原始却又十分保险通讯手法?

老婆大人看来不是一般人啊。

就在他思索间,屋子里一只手,却是忽然将叶凝寒的手臂快速拉住。

“嘿,美女,一个人吗?要不要陪哥去零点酒吧玩一玩啊?”

这道声音十分粗犷,小店里的顾客抬眼一望,顿时纷纷扭过头去,不敢再去瞧这声音的主人。

这可是好吃街有名的恶霸混混毛三!

毛三圆脸圆身,个头不小,两眼早已锁定在了叶凝寒的胸前。

这厮好色的眼光,让屋外的林晨眉头一皱。

老子连自家老婆的手都还没牵过,你这胖子就伸出咸猪手了!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能忍!

要给你一个教训!

林晨摸出一根随身带着的牙签,刚想动手,但下一刻却停下了动作。

视线中的老婆大人看似不费力地抬了抬胳膊肘。

咚!

一声闷响后,毛三捂着自己的下巴,疼得说不出话来!

在叶凝寒的那一肘下,他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

我的乖乖,我这老婆看似是不小心碰到了这个胖子,但那甩肘的动作……很有力道!

这位老婆,身手不错!

而此时的毛三已是怒气大作,他举起右手,竟是要朝叶凝寒的脸上甩去?

我去!敢打我老婆?

林晨双眼微眯,闪电般抛出了手中的牙签,那根牙签,居然能穿透玻璃,十分准确地刺在了毛三的脚脖子上!

毛三一个踉跄,当众摔了个狗吃屎。

毛三赶紧爬起来,高声大叫:“我草!谁偷袭我?有种你给老子站出来!别特么地在背后放冷枪!”

他四处张望一番,可是小店里的客人都是缩着身子,根本不敢与他对视,眼前的叶凝寒也是一副惊恐的模样,根本不可能出手。

毛三低下头一看,才瞧见了自己脚脖子上的牙签!

想不到竟然是一根牙签,这是哪路高人?!

他色厉内荏地朝着店里大喝一声:“谁!有本事出手,没本事承认?”

可惜并没有人回应,店里的客人都瑟瑟发抖,不知道这个家伙突然大叫什么。

“哼!小弟们,给老子进来!”

话音刚落,跟在毛三身后的几个地痞流氓立刻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吓得小店里的那些顾客更加颤抖不止。

“哪个混蛋敢惹我们三哥!找死!”

店老板一见毛三要在这拥挤的小店里打架了,于是赶紧出来打了个圆场:

“三哥,别动手啊,我这里是小本经营,经不起折腾啊!”

“给老子滚!”

毛三大手一挥,便将店老板推了出去。

那个丢下纸团的服务员捏了捏拳头,眉头一皱刚想动手,却是发现叶凝寒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暂时不要出手。

“把卷帘门给老子拉下来!老子今天要来个关门打狗!”

一声令下后,一个混混立刻将卷帘门拉了下来,店内顿时变得阴暗了不少。

还在店内的食客们,骤然见到这凶险的架势后,也是纷纷哀求,希望能够平安出去。但这些混混对他们的话充耳不闻。

领头的毛三,狠辣说道:“这店里有个人会点功夫,你们挨个查!揪出来后直接废了他的手!”

他盯着叶凝寒,色眯眯地笑说:“这个女人不要动,让我和她好好地玩一玩!”

店内光线不佳,叶凝寒与那服务员对视一眼,都瞧出了对方眼中的不忿。

叶凝寒轻轻地点了点头,那名服务员和她已是双双握紧了拳头。

店外的林晨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摸了摸下巴,暗道:看样子我老婆要出手了!难道……我老婆真是特工?

有意思!

毛三以为叶凝寒就是一个普通女人,想也不想,带着一抹阴冷的笑容,冲了过来去试图用他的脏手去抱住叶凝寒。

就在此时,叶凝寒将自己的短裙朝上一拉,紧接着抬起右腿,一个侧踢直接将扑来的毛三踹倒在地,那锋利的高跟鞋更是扎进了毛三的小腿里,让他发出了杀猪似的惨叫。

望着这火爆的场景,林晨却盯着叶凝寒抬起的大腿,不禁哑然失笑道:“老婆啊,打架的时候动作别太大嘛,会走光的!”

接下来,店里响起了乒乒乓乓的打斗声。

叶凝寒和那名服务员如下山猛虎一样,三下五除二就将这几个混混全部收拾完毕。

片刻后,卷帘门被重新打开。

叶凝寒满面春风地从店里走了出来,除了身上有一些灰尘外,屁事没有。

而毛三与那几个小混混,则是横七竖八趟了一地,嘴里哀嚎不断。

而她露出一个纯良无害的笑容,扬长而去……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南一环路边上,坐落着一间规模不大,但人气异常火爆的酒吧。 

它的名字叫做零点酒吧。 

这酒吧在天海市运营了十五年之久,资历在众多酒吧里首屈一指。

毫不夸张地说,这家酒吧堪称天海市第一酒吧。  

从肥肠小店拿到那张纸团后,叶凝寒独自一人打的来到了这里的203包间。 

此时,包间里早已坐着两个青春靓丽的女孩。两女容貌上佳、身材极好,倏一见到叶凝寒,立刻起身恭敬道:

“叶大队长,特工云姗和肖芸向您报道!” 

叶凝寒点了点头,那温柔干练的都市丽人气质早已褪去。 

在天海市卧底近两年,她终于等来了强力的帮手。 

她将那张从肥肠店取来的纸团打开,递到了云姗和肖芸的面前:

“我们接受的是一个长期而艰苦的任务,你们要做好充足的思想准备。 

那件丢失的国宝,就在云山集团里!而且,云山集团表面上是华夏的超级商界航母,但实际上它却是一个跨国犯罪机构,我们的任务便是……将它连根拔起!

我已经在云山集团卧底了快两年的时间,虽说利用组织提供的人脉与机会,职位从一个小职员做到了副总裁,但我仍然是一无所获!组织派你俩来,正好解决我分身乏术的困境。” 

“从今天开始,你们一定要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听从我的指挥。”

“云山集团的董事长乔云山,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我们在挖出他的底细之前,绝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 

“明天,你俩就去销售部应聘,我已经安排好了。 

这是小王从好吃街那些混混口中套出来的情报。

情报上说,要想找到那件丢失的国宝,要想动摇乔云山在天海市的基础,就必须想方设法与零点酒吧的老板搭上关系! 

"这家零点酒吧的老板不是一般人,与云山集团关系密切,我们要常来这里走动,也许会有惊喜出现。” 

云姗和肖芸点了点头,炯炯有神的双眼,也让叶凝寒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随后,云姗摸出一个打火机,将那纸团彻底烧毁。 

“叶队,现在已是21世纪,高科技的通讯手段层出不穷,我们为何还要使用这种原始的通讯手法?” 

此话一出,叶凝寒也不禁眉头深锁。 

“这样说吧,虽然我们的任务是绝密级,但我们的电话很可能会遭到监听!老大怀疑组织里出现了内鬼!我们的行踪和身份都是绝密,绝不能被任何人知晓!所以,这种最原始的联络方法,也更能保证我们的安全!” 

“明白了!”云姗和肖芸表情肃穆,深知自己身上的重担。 

“对了,叶队,我听首长说过,这次任务结束后,他就会为你完婚?”

“听说您的未婚夫是京城的豪门大少,您结婚之后,说不定可以光荣地从组织退休了呢。在此,我俩先恭喜你了!” 

叶凝寒眼角跳了跳,脑中闪过一个恼人的身影。 

不过,她早有对策。 

今天下午,她已经与一个陌生男人闪婚了!

就那时开始,自己便是一个有妇之夫!

谁也不能再强迫自己嫁给一个不喜欢的男人!

叶凝寒对自己想的办法十分满意,她微笑说道:“你们的确要恭喜我,因为就在刚刚,我已经将我的结婚证邮寄回去了!”

“我的确嫁人了,但对象可不是那个纨绔!” 

两女顿时惊诧莫名…… 

另一边,拥有超强追踪能力的林晨,自然不会被自己的老婆大人甩掉。 

此时的他,早已在零点酒吧选了一个角落的卡座。

他点了一瓶价格适中的芝华士,一个人气定神闲地独自饮酒。 

望着203包间的门口,林晨不禁自语道:

“我这老婆还真是出人意料?”

“这种酒吧,鱼龙混杂......”

“不过,这里倒是美女如云,要不要搭讪一个呢?” 

在过去那段刀口舔血的日子里,林晨每完成一个九死一生的任务后,都会来酒吧放纵一下。

不然的话,他很可能会陷在那些骇人的杀戮回忆中,永远也无法摆脱出来。  

“帅哥,你是一个人吗?” 

林晨一愣,扭头一看,发现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因为已是盛夏天,这女人上半身就挂着一截抹胸,香肩与肚挤都毫无遮拦地暴露在外,她的下身穿着一条超短黑裤,再搭配上一双高跟凉鞋,风情无限。 

今天日子不错啊!

“你好,美女,我这里没人。” 

“呵,我很想喝酒,你能请我喝吗?” 

“美女相约,当然可以。” 

林晨微微一笑,让开了一个身位,风情万种的妙龄女郎顺势坐到了他的身边。 

“我们只是单纯地喝酒呢,还是喝完之后,会有其他的娱乐节目?”林晨坏笑道。 

“哎呀,帅哥,你可真心急呢。我都还没开始喝呢……当然了,如果你能把我喝高兴了,我们可以换地方玩玩。” 

说完,这女人抛来一个暗含深意的媚眼,让林晨顿时来了兴致。 

几杯酒下肚后,林晨也是更加奔放,而美女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她一边拿着玻璃杯,一边则是情不自禁地将手伸到了林晨的胸前。 

“哇!帅哥你胸肌不错啊!够发达!” 

“这可不公平啊,我平白让你摸了,来而不往非礼也!” 

林晨坏坏一笑,作势就要将手放到这美女的身上。 

正在此时。 

美女的媚笑戛然而止,突然变脸似的,露出一抹阴谋得逞的冷笑。 

“还想吃老娘豆腐?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模样!一身地摊货,凑够了几百块来这里买瓶最普通的洋酒,就异想天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水哥,有人想非礼我!”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