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贾康:企业真正的负担在税外 减负要看全景图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新浪财经讯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8年夏季高峰会”于8月24日至26日在南昌举办,主题为“中国经济:初心与再出发”。24日晚,著名财经专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做出演讲,并谈到了财政政策如何更加积极等问题。
  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作出重要指示,要求保持宏观政策稳定,财政政策要更有效服务实体经济,更有力服务宏观大局,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

  贾康认为,积极的财政政策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首先是带有扩张性的。而除了扩张之外,要特别强调财政政策有它自己不可替代的功能,要把它的功能更着力地发挥好,就是积极或者更加积极。应该是这样两个基本的含义。

  从2010年的两位数的高速增长的状态以来,中国经济一路寻求软着陆,基本上形成了L型展缓。从2015年下半年到现在,已经是12个季度、三年之久,中国的宏观经济运行在6.6%—6.7%,到6.9%,贾康认为,这是“大写的L型的尾巴拉出来”。

  这个时候,中国经济本来应该探底后完成企稳,要注意,贾康说的企稳是没有再继续往下走的势头,同时还要凝聚市场上比较有共识的向好预期。2018年,上半年向好预期进一步的形成,一季度报6.9%,二季度稍微往下调了一点,6.8%。

  但中美贸易摩擦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贾康认为, “经济遭遇的不确定性和新的下行压力,就必须得按照宏观调控所说的相继抉择的原则做出正确的调整。”中国的货币政策年初还在讲“稳健、中性”,现在变成了稳健概念下的“松紧适度”。

  财政政策要配合货币政策来实施总量扩张,这个扩张总量加码的操作空间一定会涉及到要提高赤字率,“不提高赤字率的财政政策是耍流氓。”严肃地讲财政是必须走预算程序来提高赤字率,加大发债的规模的。现在马上要到9月份了,有没有可能走财政的正规程序,做预算调整方案,提高赤字率,加大债务年度发行规模呢?贾康称,现在还看不到这方面的迹象,不排除明年和后续年度有必要的话赤字率适当提高,举债规模继续扩大。

  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求优化结构

  此外,积极的财政政策一个非常重要的定义就是优化结构。贾康认为,“优化结构应该纳入当前中国所讨论的财政政策更加积极的视角,而且要特别加以强调。”因为这个视角正好是紧密结合着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主线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结构的优化就要区别对待。”

  贾康认为,当下更多要解决的是适当松的问题,而适当松的同时怎么处理好结构优化的问题,这一定是财政要唱主角的。“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一定要在结构优化方面,利用我们现在财政政策内在的功能,充分地体现它怎么在结构优化这方面有所作为。”

  他表示,财政政策不能否认必要的我们要提高赤字率,提高发债这方面的力度。但是一定要结合着提高赤字率和更多的发债,把资金筹集起来、运用起来的时候,到底怎么样合理地区别对待,怎么样补短板,怎么样去通过结构优化,支撑中国的高质量发展,支撑中国在升级版轨道上的发展。

  从宏观视角来看,面对全局由财政政策更积极地去推进结构优化,是财政部门无可替代的义不容辞的职责。

  再往下说积极的财政政策更加积极,就可以具体讨论一下体现的各个方面。

  明年有必要把赤字率提高到3% 不会有大风险

  第一,赤字安排,贾康称,今年似乎看不到管理部门有类似的口风或者讨论这个问题的迹象。但贾康认为,我们可以讨论下一年是不是经过法定的预算程序,适当提高中国的赤字率。今年官方报的是2.6%,我们前两年曾经报3%,他认为,“在明年有必要把赤字率提高到3%,我觉得是可以考虑的,达到3%不会有大的风险。”

  和赤字率提高相关的还得结合政策,中国的国债和公债,包括地方债,加在一起还本付息,整个年度通盘考虑,掌握好各个年度的举债规模,举债规模跟赤字率提高正相关。贾康称,如果适当提高赤字率,明年和后几年度弥补赤字的举债的规范机制就可以更积极地运用,“假定未来几年还本的压力是比较均匀的,那么就应该更多地考虑每个年度适当多举一些债。”

  现在公共部门的债务按照官方说的不到40%的GDP的量值,贾康认为,这完全是一个安全区内相对保守的状态,如果有必要,可以提高到40%、45%甚至50%。

  中国GDP80多万亿人民币,提高一个点就是8000亿的举债规模,提高5个点,4万亿年度增加的举债规模,基数还会抬高。贾康认为,这方面我们是有举债空间的。当然也要警惕地方隐性债的问题。

  地方隐性债到底是多少?贾康称,原来的存量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现在新出现的是跟着融资平台的暗中操作,跟着所谓产业引导基金这方面中间可能产生的新的负债,以及PPP概念下地方政府卷进去未来更多的负债。到底是多大的压力,现在真的没有一个很清晰的判断。贾康认为,这个局面还是可以控制的。

  具体的地方隐性债还有待于加强调查研究,一方面防范风险;另一方面,也不要在这里边有意地去渲染极端化的过度悲观的说法,还是要争取能够说得中肯一些、全面一些。

  武汉城市建设冲过了瓶颈期 我非常看好武汉

  中部区域最典型的是武汉,武汉那时满城挖,后来BBC去做采访,开始BBC不说他到底要说什么,采访出了节目,攻击武汉,说它马上要垮,武汉简直是负债率高得一塌糊涂。

  实际上贾康说过,不能光看负债率高,武汉原来的产业集群的情况下进一步发展了东湖、光谷等等,新经济的增长点、新经济的增长区域,又把它的基础设施满城挖,几万个工地来个省级换代,走到半途的时候如果觉得公众有疑惑,最好的办法是把信息披露出来,让大家形成一个基本共识。他认为,我们忍受一些噪音和诚实的扬尘,几万工地让它最快走完痛苦的阶段,通过瓶颈期之后就是一片更光明的未来了。

  BBC那时恰恰就是在武汉冲关的时候来泼冷水,好在BBC说了一阵以后,武汉整个发展过程没有受到多大的干扰,现在再看看武汉周边的区域,是乘势再腾飞的一片大好局势。

  目前东湖下面有湖底的隧道,它其它的基础设施,长江上、汉江上通盘和产业基金配套的一级城市建设的支撑,那就是升级发展了。贾康直言,“我现在非常看好武汉。在这种情况下,大家看好武汉的楼市也完全是有道理的。”

  又有产业集群,又有城市建设,好不容易通过了瓶颈期,现在要在武汉出手的企业家和年轻创业人士是一个典型,这时你要看前一段的负债率,在突破瓶颈期以后,它的压力是往上升还是往下降?一定是逐渐下降的,贵州等等地方如果类似走武汉这样的发展过程,我觉得就不要把它一下子说似乎是大祸临头,过不去了,一定要具体分析。

  企业真实的负担是税外 给企业减税要看全景图

  谈到结构性减税,这是企业界反复发声音的地方。最新的一轮是蒋锡培关于大规模减税的几条建议,网上热传。中央说得更加积极,当然要包括减税空间的进一步运用,关键是到底怎么样减税?

  中国现在算全了也就18种税,还不会让一个企业都碰上。企业碰到的税哪个还可以再减?比如营改增以后,今年明确说了,增值税的标准税率17%,往下降一个点,中间那档税率11%变成10%。

  克强总理说今年要减税8000亿,今年整个要减轻企业和纳税人负担1.1万亿,这是在前面5年减了3万亿的负担之后今年明显加码,一年就要减1.1万亿,不能说在这方面没有安排。在这方面再加码,更多减一点,那得具体说还要打什么主意,在哪儿减?


  企业所得税方面,中小企业减半征收已经明确说了,到2020年以前不变,减半征收就是25%的税率变成12.5%,比减税的力度还大。小微企业也有一个类似的起征点,一抬再抬,抬得已经相当高了。

  企业所得税还能打什么主意?是不给大企业,中石油、中石化再减税?就得讨论。

  企业的研发投入原来说可以加抵扣150%,后来说提高到175%,现在考虑能不能再抬高一点,200%、250%?这都是可以进一步讨论怎么样抵税,这是企业进一步释放潜力、释放活力的创新发展。

  贾康认为,当前中国企业减税已经没有多少可以操作空间了,企业真实的负担是税外的。宗庆后查了说哇哈哈要缴500多种各种各样的收费,但是笼统地说这都是税负太重。后来管理部门说宗庆后没说对,那些都是税外负担。“现在企业真正降低负担,不能光讲税,一定要把税外的各种各样的其它负担都放入眼界,看全景图。”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